公司产品
你的位置:主页 > 公司产品 >

疫情倒逼智慧燃气建设提速

2020-10-14 07:28

  北斗高精准燃气泄漏检测、激光巡检车检测、无人燃气场站建设、智慧燃气调度、人工智能服务、线上远程燃气缴费……伴随着城市燃气发展不断向信息化、数字化靠拢,特别是疫情以来,智慧燃气在保障 城市生命线安全运行方面成效显著。

  “我们不难发现,数字化转型开展较早的燃气企业,应用相关智能技术手段,通过物与物关联,在很大程度上减少了人与人之间的接触,在疫情防控应对中起到了关键性支撑作用,业务受影响程度更小,安全供应及服务更有保障。”近日,北京燃气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副总经理高顺利接受记者采访时说。

  在高顺利看来,疫情推动了城市燃气智慧化的进程,“智慧燃气建设即将进入爆发期”。但他同时指出,当前,国内智慧燃气发展步伐仍较缓慢、水平还很落后,燃气行业全产业链要想实现智能化还有很多工作要做。

  燃气行业属高危行业,燃气管网等设备在运营过程中稍有闪失,将可能会造成重大灾害。以北京市为例,截至目前,该市已拥有630余万燃气用户,安全运营责任巨大。北京于2012年就在全国范围率先提出了建设“智能燃气网”的构想。近年来,深圳、上海、重庆、成都、天津、哈尔滨等地燃气企业均陆续开展了升级建设燃气系统的探索。

  “在此次抗疫过程中,应该说各大燃气企业对智慧化、智能化在企业经营、运营管理、用户服务中的实际意义与价值有了重新的评估与直观感受。”高顺利对记者说。

  记者获悉,疫情期间,北京居民用户的燃气需求量比以往同期增加20%,用户线%。同时,借助于北京燃气于2019年底上线的人工智能客服系统,疫情期间由该系统自动解决了15%的用户来电需求。

  “总结近期实际成效,我们发现人工智能客服的实际效果比预期要好得多,这在前几年都是不敢想象的。”高顺利说,人工智能客服能够快速满足用户诉求,提供更标准、快捷的解决方案,可有效解决疫情期间人工座席接听压力大、接通率低的问题,也降低了客服人员聚集工作存在的传染风险。

  作为北京市唯一一家管道燃气运营企业,疫情期间,北京燃气集团利用光纤、NB(物联网技术)、AI(人工智能技术)、北斗、AR(增强现实技术)等先进的科技手段预测气量,实现了科学合理的调度及供应保障;实现了燃气场站在无人状态下的实时采集运行数据、监控重要设备工作状况、反馈设备故障信息、远程智能控制调压设备等功能;并通过大数据分析,合理安排轮岗机制,加强第三方破坏的远程识别与监控;而在抢险应急等过程中,亦通过虚拟环境与现实环境的叠加,提升工作效率,降低了风险。

  “比如,我们充分发挥高精准检测设备检测速度快、覆盖范围广的优势,采用快速巡查模式,在疫情期间,以50—60km/h的时速,对北京地区2000余公里的管线进行了非接触式全覆盖普查,及时发现并消除多处漏点,有效保障了燃气供应安全。”高顺利说。

  经过逾八年的探索实践,截至目前,燃气行业内外已经初步形成共识,即智慧燃气是促使城市燃气向城市气基能源互联网迈进的关键一步。

  随着新技术的不断更新,如物联通讯技术可以让气网、用户、人员及物资等紧密联系;结合大数据、云计算所建设的智慧燃气驾驶舱可以实现更科学、更智能的决策;应用北斗技术可以提供精准位置与快速导航,既全面提升市政自主安全可控性,又为燃气运营服务提供精确指导等,这些都充分说明,燃气行业已经基本具备进一步向智能化迈进的技术支撑。

  此次疫情的突然爆发,让全国燃气行业进一步认识到智慧燃气的重要性。“在此背景下,我想各大燃气企业将会重新对数字化转型在企业经营、运营管理、用户服务的实际意义与价值进行评估,也更加充分认识到智慧燃气建设的必要性与紧迫性,疫情促使燃气行业从被迫转型向主动转型转变。可以预见的是,智慧燃气建设即将进入爆发期。”高顺利说。“比如,基于NB智能远传表的综合优势,疫情结束后,势必会引发在燃气行业推广应用的热潮。”

  《中国城镇智慧燃气发展报告2019》(下称《智慧燃气报告》)将智慧燃气建设分成L0—L5六个层级,按照业务复杂度、安全等级、适用场景、重要程度、影响范围、数字化迫切程度、数字化成熟度等因素划分并分步推进数字化建设进程。

  “此次疫情将倒逼我们加速实现L3级(广泛感知、精准调控、科学运营),甚至L4级(智能运营)发展的进程。可以说,疫情在某种程度上,加速了行业对智慧燃气理念进一步形成共识,坚定了行业发展智慧燃气的决心。”高顺利说。

  “尽管在这场战疫中,‘燃气+大数据’‘互联网’正成为保障能源安全的有力武器,但纵观燃气行业智慧化发展进程,可以看出其目前水平并不理想。”中国城市燃气协会智能气网专业委员会秘书长、上海航天工业(集团)有限公司副总裁张铁军对记者说。

  对此,高顺利表示认同。他指出,结合运营管理智能化进程以及智慧能源600869股吧)功能要求,智慧燃气虽然已有逾8年的探索实践,各地建设水平普遍仍处于初级阶段,只是完成了全面信息化,相较于智能电网建设,以及能源互联网意义上的智慧燃气还有很大差距。

  正如上述智慧燃气报告中指出,目前国内燃气智能化发展仍存在标准不统一、发展水平刻良莠不齐、发展路径不明晰等问题。特别是当前我国城市能源各领域各自为营、彼此割裂,如电力公司主要提供电力服务、燃气公司主要提供燃气服务,也在一定程度上制约了智慧燃气的发展。

  虽然全国几乎所有的一线%的二线城市均已提出智慧城市发展目标,并出台了相关规划,但各地推进智慧城市工作重点更多关注社会监管功能,而非公共服务。

  燃气作为城市公用事业的重要分支,目前还并未得到各地政府的普遍重视,只是由企业出于自身发展需要,在行业协会的框架下自发推动,缺少相关的政策引导与支持。

  “目前,各地在天然气高效利用方面的产业政策并不清晰,是智慧燃气发展的最主要障碍。”张铁军强调,对于智能气网,各地政府现在更多强调的是安全责任和成本控制,但对于燃气信息化方面的投入并没有政策方面的引导。因此,燃气企业发展智慧燃气的积极性较低。

  张铁军进一步分析称:“智能电网是由两大国家级电网公司主导,自上而下推动的,其体制相对单一,有先天优势;而燃气行业市场主体众多,加之燃气行业特性使然,建设智慧燃气所需投资额巨大,导致整个燃气行业在智能化推进方面积极性大打折扣。”

  “智能电表的价格在200元左右,而智能燃气表的价格在400—500元之间。再加上工程费用、人工费用,按照我们今年更换40—60万只新型NB智能燃气表的计划,所需成本至少需要1.6亿元,均由企业自己承担。若要为全北京634万燃气用户更换智能燃气表,所需要的巨额费用可想而知。”高顺利坦言。

  “低层次的发展实际上最终将侵害用户的利益。燃气行业发展离不开城市发展,因此智慧燃气也要根植在智慧城市建设的基础上同步推进。”高顺利同时指出,智慧燃气的顺利推进,离不开“因地制宜、因企制宜”。

  “一方面智慧燃气要融合于城市大系统的发展,要与城市特色和优势,以及城市信息化基础条件相结合;另一方面,智慧城市发展还应与企业发展思路、业务场景实情,以及资金实力、研发能力相结合。”高顺利说,通过大企业带动小企业,亦可节省其他企业的开发周期及成本、加快中小企业的智慧化建设进程。

  “大企业自身造血能力强,可以形成行业核心竞争力;小企业可以进行精细化燃气运营管理,提升安全性与服务水平。如此,整个行业才会形成良性的智慧燃气发展氛围。”高顺利进一步说。

  在张铁军看来,智慧燃气初期想要大范围快速推广,政府引导必不可少,明确的政策导向,甚至补贴性的智慧燃气政策将有力促进全国在标准、体系建设方面更广泛形成共识,这对于促进降低智慧燃气建设成本、推进智慧燃气快速发展至关重要。

  “近年来,各地政府对燃气企业的价格监审越来越严苛,我们希望地方政府在制定价格政策时,对燃气的智能化和智慧化发展能够予以考量,以提升企业积极性。”高顺利指出,此外,为引导智慧燃气的快速发展,行业还应做好“燃气智能化发展评价”和“智慧燃气标准体系”建设,建立智慧燃气分级评价体系,为标准化发展路径的实施提供标准示范,实现智慧燃气发展有据可依。